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之后一场电影的时候,等着酒精挥发,然后跟顾泽彦一起回家。

    至于最后发生什么事情,顺其自然就好。

    顾泽彦跟在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带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

    桑榆一直低头看着顾泽彦抓着自己手腕的手,默不作声地跟着他往前走。

    心头一直萦绕着一阵阵的悲欢,她极力去想当初跟顾泽彦在一起时候的甜蜜过往,但是所有的美好全都被他搂着另一个女人将她拒之门外的场景打的散散的,无论如何都凝聚不起来。

    那一次,她把她一辈子的骄傲都放下了。

    结果这个对她温柔怜惜了很久很久的男人,却狠心又绝情地将她的骄傲和尊严狠狠地踩到了脚下。

    那种残忍,就好像他对她所有的温柔和宠溺,都像是在等待最恰当的时机,给她最致命的一击。

    要她如何再跟他心无芥蒂的在一起?

    好在,她有目的。

    她想要他手上的股份。

    不再爱他,却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她想要的。

    值得吧。

    “你还好吗?”

    站在车边,顾泽彦低头看着她,语气充满了温柔的关心。

    桑榆仰头,淡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看着她几乎是官方的笑容,顾泽彦双眸之中闪过一抹苦涩。

    不过飞快敛去之后,便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上车吧,去看电影。”

    “好。”

    桑榆顺从,只是手机却先率先响了起来。

    她顿住,拿出手机。

    “妈妈,妈妈,你快回来好不好?”

    晚晚稚嫩的小奶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桑榆蹙了一下眉,看了一眼顾泽彦,然后转过了身走到了一边。

    “怎么了吗?晚晚?”

    “行行生病了,我看他真的很不舒服,你快回来照顾他……”

    桑榆抿紧了唇,“陈奶奶不是在吗?你喊陈奶奶……”

    “可是陈奶奶已经走了……”

    “……”

    桑榆捏了捏眉心,“他怎么了?”

    薄景行给桑榆拨通电话的时候开了免提,一听到桑榆这样问,立即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晚晚回头看他,看到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吓地当即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你快回来,行行死掉了……呜呜……行行……”

    桑榆眉心又跳了跳,听到晚晚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整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晚晚别哭,妈妈这就回去!”

    挂完电话,她连手机都没有来得及塞进包里,就急忙走到了顾泽彦的身边。

    “我要赶紧回家,薄景行生病了。晚晚一个人害怕……”

    桑榆受不了晚晚这样的哭声,她很少哭,尤其是现在有些懂事之后,更多的还是关心体谅她,乖巧的让人心疼。

    现在这样哭的这样伤心,她怎么能不心疼。

    顾泽彦也没有犹豫,看到桑榆上了车,也紧跟着上了车,驱车离开了餐厅。

    车子刚刚停在楼下,桑榆便打开了车门跑了下去。

    顾泽彦熄灭车子,解开安全带,桑榆已经跑进了公寓的大厅。

    打开车门下了车,却看到旁边的停车位上走过来两个人。

    沈繁星侧头看着急匆匆跑的没影儿的桑榆,有些疑惑,转头对着身侧的薄景川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