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简简单单几句话,办公室里一阵安静。

    薄景川的视线在文件上扫了两行,渐渐地却皱起了眉。

    “站着不累吗?去沙发上坐一会儿。”

    沈繁星没动,“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吗?”

    “还可以。”

    “……”所以说是很多还是不多?

    沈繁星站在原地没有动,手依旧搭在薄景的双肩是,也没有给他继续按摩。

    办公室里又是一阵沉默。

    这种沉默时间短了没什么,可是一旦时间持续的长了,便怎么都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似乎整个办公室的空气中都开始渐渐升起一种暧昧,朦胧的像是隔着一个薄纱,丝丝缕缕萦绕在心间。

    薄景川手中的名贵钢笔顿住,然后缓缓抬头,侧头朝着沈繁星看了一眼。

    察觉到男人的动作和视线,沈繁星低头看着他,轻轻扯了扯唇。

    “有事吗?”

    她轻声问,精致的双眉微微耸了耸,素淡的脸上染着两片淡淡的红云,红唇粉嫩水润,一双眸子轻轻盈盈的颤动着,带着连她都不知道的一种清而妖的魅惑。

    星眸顾盼流转,绕出几丝羞赧和无措。

    构成一种匪夷所思的美出来。

    这种美,这个世界上,旁人再没有可能看到一眼。

    一种独属于他的东西。

    缓缓将手中的钢笔放到桌子上,他将椅子后移了一下,之后转过大班椅。

    沈繁星朝后退了两步,结果却被薄景川抓住了胳膊。

    力道不是很大,但是沈繁星还是顺着他的力道走到了他的跟前,低头看着他。

    薄景川仰头看着她,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却足以称得上邪肆的笑。

    他捏着她柔软的手,伸手圈住她的腰,微微一用力,将他压坐在了他的腿上。

    “难道不是你有事吗?”

    他本就低沉的声音哑的有些厉害,更是有些性感的撩人心魄。

    “我能有什么事?”沈繁星脸色绯红,乖乖地坐在薄景川的怀里,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没挪动半分。

    薄景川挑眉,眉眼之间带着缱绻笑意,手横亘在她纤细的腰间,轻轻摩挲着她的腰窝。

    沈繁星的脸色更红了几分,轻咬着下唇内侧。

    “能有什么事?你难道不是在求欢么?嗯?”暗哑的嗓音说出的话更让人觉得面红耳赤。

    脸红的滴血,微微挣扎了一下,薄景川却仰头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求欢就求欢,欢爱的事情做的还少么?”

    男人淡淡的笑着说完,边又够到了她的唇。

    沈繁星顿了一下,搭在薄景川肩膀上的双手缩了几分,最后却是低头与他深吻起来。

    短暂的被动之后,是良久的唇舌纠缠,深吻入喉。

    对于求欢,沈繁星没有否认。

    男欢女爱。

    谁说沉迷的只有男人?

    只是比起霸道,她是真的甘拜下风。

    没多久,沈繁星便跟不上男人的节奏,被吻的呼吸灼热又稀薄,头昏脑涨地软在他的怀里。

    沈繁星此刻有些无奈又模糊的感触。

    她是以“打脸女魔头”闻名的调香师,是星辰国际的总裁,她有在别人的眼里看到对她的崇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