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着两晚没有好好休息,安九歌确实有些疲倦,回到寝室睡了起来,到了晚上,她如往常一样,又再一次偷着去了御膳房。

    云子霖突然间对她产生了兴趣,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初见之时的场景,云子霖想,她还是自己最初见到的那个姑娘,一直都没有变。

    安九歌又一次拿着包袱回到了丽华宫,这次,安九茵是彻底恼怒,“这个马叁,本宫看他是只收钱不干事吧!气死本宫了,他怎能让你苦等他三日。”

    安九歌在心里一阵恶心。姐姐自然生气,她的计划被破坏了,她能不生气吗?

    “姐,我昨晚见到侍卫大哥了。”安九歌道。

    “什么?你见到他了,那你怎么没有跟他离开?”安九茵惊呼道。

    “九歌眼看就要被他那个,好在九歌反应快,跑了。”安九歌道。

    “什么意思?”安九茵心下不明白,急忙追问道:“九歌,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跑?你不是想离开皇宫吗?你跑掉干什么?”

    “没什么,侍卫大哥说了,今晚再相见。”安九歌道。

    安九茵听的是云里雾里,“今晚再见?为什么?既然你们昨晚都见面了,为什么他没有带你离开?而是选择今晚呢?”

    “侍卫大哥说了,昨晚不太方便,今晚他再想办法。”安九歌道。

    安九茵奇怪的打量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行吧。”

    很快,便又到了晚上。

    安九茵目送着安九歌离开了丽华宫,心里总是有些不放心,扭头冲一旁的宫女道:“阿翠,你跟上她,给本宫瞧瞧,本宫总觉得她有些古怪。”

    名为阿翠的宫女点了点头,便尾随安九歌身后,跟了出去。

    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也没见阿翠回来,安九茵越发的奇怪,刚要再派人前去碧波湖瞧个究竟,却见阿翠急匆匆回来了。

    “娘娘,不好了……”

    阿翠气喘吁吁,焦急的看向安九茵。

    “什么不好了?九歌出事了?”安九茵奇怪的看向阿翠。

    “娘娘,安姑娘她压根就没有去碧波湖,她去了御膳房。”阿翠道。

    “御膳房?她去御膳房干什么?”安九茵心下奇怪,追问道。

    “奴婢亲眼见安姑娘在御膳房忙活了半天,做了些糕点,送去了御书房。”阿翠道。

    “你说什么?御书房?那不是皇上早起办公的地方吗?安九歌去御书房干什么?”安九茵瞪着大眼,越发奇怪。

    “娘娘,安姑娘自然是去找陛下啊。”阿翠急忙道:“娘娘,奴婢怀疑安姑娘这几日根本没有去过碧波湖,她应该是每晚都去找皇上。”

    “你说什么?”安九茵瞪大了眼珠子,踉跄后退了一步。

    阿翠点了点头,急忙道:“奴婢去御膳房打听了一下,值班的宫人说,安姑娘这几晚都来御膳房忙活。”

    “也就是说,安九歌她背着本宫去见皇上,却每晚都骗本宫!”安九茵捂着砰砰跳动的胸口,咬牙道。

    阿翠急忙扶住安九茵,“娘娘,您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本宫怎会不生气,她是本宫的妹妹,竟这般跟本宫抢皇上,还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欺骗本宫。”安九茵恼怒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