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纤细的身影缓缓从自己身边离开,薄景行站在原地,俊容有些怔忡。

    再回神,桑榆已经翩然下了楼。

    薄景行蹙了蹙眉心,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跟着走下了楼梯。

    桑榆正站在门口的廊子里,刚刚打开了门,保姆手里提着两个袋子站在门口,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

    薄景行下来时,就听到桑榆低柔客气的声音跟保姆说了一声麻烦了,保姆连忙笑着摇摇头。

    “没事的,晚晚很乖很可爱。”

    可能是桑榆在感激保姆的辛苦和用心。

    薄景行也没当一回事,跟着走了过去。

    保姆跟他打了一声招呼,便提着两袋子蔬菜进了厨房。

    桑榆回头看了薄景行一眼,见薄景行看着她,她抿了抿唇,没出门,反而道:

    “关于昨天晚上……你强行脱晚晚裙子那件事情,是我误会了你……额……误会你有特殊癖好。嗯……抱歉。”

    薄景行皱了皱眉,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就觉得愤怒。

    特殊癖好?

    对晚晚?

    妈的!

    这个死女人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桑榆见薄景行脸色不太好,说完便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薄景行看着她的纤细袅袅的背影,心头忽然有些发堵。

    上个班,至于穿那么艳吗?

    目的性要不要这么明显?

    -

    桑榆一到公司,便毫无疑问地受到了一束束惊艳的目光,更有大胆的员工大大咧咧的凑到桑榆面前,赞叹道:

    “桑总监,你今天好漂亮啊,今天是不是跟顾总有很重要的约会啊?”

    桑榆微微勾了勾唇,目视前方的视线落在电梯旁那个高大英俊的斯文男人身上。

    他正看着她,温淡的眸子中闪烁着显而易见的惊艳。

    桑榆眸子动了动,抿了抿唇,“每次约会都很重要吧?”

    两个女员工暧昧的笑了笑,“桑总监真的很喜欢顾总呢。”

    声音不低,也正好走到了顾泽彦的跟前,显然是在讨好顾泽彦。

    站在顾泽彦面前,桑榆朝着他淡淡点了点头,“早上好。”

    神情太过于自然,没有丝毫忸怩的地方。

    “早。”

    顾泽彦一直盯着她,脸上虽然笑着,声音也温和的应着,但是他的心头多少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落和无奈。

    虽然她答应了跟他再一次尝试一下,但是这几天他很能察觉得出来,她一直在努力跟他在一起。

    之前的她,在见到自己的时候,大多时间都是微敛着长睫,一副娇羞的模样,时间长放得开了,她会放开笑,放开了玩乐,那脸上的笑容明艳而又自然,明亮的眸子里都不难看出对他的喜欢和爱慕。

    但是现在,她的神色和态度,自然到不能再自然,这是好现象吗?

    并不是。

    她对任何人也都很自然。

    他如今对她来说,已然不是特殊的那个存在。

    心中虽然难过,但是这一切,又何尝不是自己伤害她在先呢?

    可是他现在只想要跟她在一起。

    就算他用物质作为条件把她困在身边也好。

    这样他才有机会弥补之前对她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