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更重要的是,就在她选择的这条人生路上,那个叫薄景川的男人,以霸道不容拒绝的姿态强势闯进她的世界。

    哪怕只是因为他,她都没道理对这样的人生有一丝丝的不满。

    “你喜欢就够了,你喜欢,就是我必须那样做的理由。”

    姬凤眠再次淡淡开口。

    沈繁星的喉间泛起浓稠的酸涩,“你应该很清楚,你对我来说……”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不能陪你一辈子。我知道对你来说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也可能遇到很多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但是繁星,我也想让我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一些。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那你便还有拥有幸福的可能。”

    前半生她的人生因感情而困,后半生,她只希望把全部的感情都用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便还有拥有幸福的可能……

    沈繁星喉间酸涩,眼眶发烫。

    “我不要你为我付出这么多……”

    她哽咽着,嗓音发颤。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希望……”

    “你不能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其实这些我可对你说,也不可对你说,但是,你以后也是要做母亲的。只要你做了母亲,便会理解我了。”

    说到这里,姬凤眠突然转头,拉住了沈繁星的手,将她拉到了面前,仰头看着眼眶通红的沈繁星,笑道:

    “你跟薄家的那小子是不是在一起很久了?怎么样,肚子有动静了吗?”

    沈繁星连动容都没有两分钟,就被姬凤眠的话说的脸色霎时间绯红一片。

    在一起久了,肚子有动静没?

    这种话问的,是隐晦还是露骨?

    “……还没。”

    姬凤眠蹙眉,“还没?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几次了?一次都没中?是不是谁有问题?检查了吗?”

    “……”

    姬凤眠的嘴里每问一个问题,沈繁星的脸色就红八度,以至于到后来,她都恨不能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话题就突然扯到了这个话题上?

    许是察觉到沈繁星的窘迫,姬凤眠沉吟了一会儿,话音一转,道:

    “当然是没有最好!薄家那老头子冥顽不灵,咱们也不是非得嫁到薄家。”

    沈繁星扯了扯唇,可她想要嫁的是薄景川。

    “放心,等过些日子,妈妈给你挑其他的好男儿,不比薄家那小子差的!”

    “……不用了。”

    沈繁星本来以为母亲这些话只是说说,可是几天后,她才真正见识到,她的母亲,是真的说一不二。

    -

    本来以为接下来的日子里,是平城最为热闹动荡的时刻了。

    结果却是风平浪静的可以。

    订婚宴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闹的很大,到如今都还有余韵。

    但是热度显然已经过去,再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平静。

    可这种平静,宛若一根已经紧绷的弦,指不定到那一天,突然在众人猝不及防之间断裂。

    现在这种平静的局面,只能说——

    双方均是枕戈达旦,伺机而动。

    三天,上午十点,沈繁星打着呵欠从楼上走了下来。

    客厅里楚叔,楚亦以及姬凤眠三个人不知道在一起商量什么。

    姬凤眠看到沈繁星浑身懒洋洋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冷声道: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