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论起没教养,我看就今天袁太太在这里的一番话,怕是没人能赢得上你。”

    一道清漠冷静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响起,轻而淡,却还是清晰又强势地落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沈繁星高高扬起的手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缓缓转身看向门口。

    对面的宴会厅门口,有人推着一台轮椅缓缓朝着里面走来。

    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头上戴着帽子,微微低着头,沈繁星站在台上,连她的下巴都看不到半寸。

    但是她的手却颤了颤,一双星眸紧紧注视着那道坐在轮椅上,渐渐朝着这里靠近的女人,像是刚刚蹒跚学步的孩童一般,小心翼翼地抬动着双脚,转过身面向台下。

    台下的众人再次纷纷让出一条人行通道,视线都放在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无不好奇。

    “谁啊?”

    “不知道啊。”

    “哪儿来的?貌似是在替沈总出头吧?”

    轮椅最后缓缓停留在距离台上不远的位置。

    一直站在旁边的沈老爷子身子猛然晃了晃,紧紧看着女人,大睁的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会?!

    他有些激动地往前走了两步,可一想到如今这个场面……

    自从她离开,繁星的人生一落千丈,他这个做爷爷的从头到尾的没能好好的护着,就连如今繁星的订婚宴,都搞成了这般模样。

    繁星说自己是薄景川的未婚妻,在场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

    袁家的人更是毫不避讳地说出繁星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沈家不仅什么依靠都没有给她,到头来,还要被自己的奶奶卖给一个Y国的子爵。

    他有什么脸去面对……

    叶芷青皱眉看向台下的女人,“你是谁?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袁太太的理解能力也并不好,字面上的意思,你都听不懂。”

    叶芷青脸色顿时极致难看,“你少来凑热闹刷存在感,这是我们袁家跟薄家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插手。”

    “你们两家之间的事情?”

    女人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还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让人不由自主觉得,只是被他几句轻飘飘的话,都能压半个头。

    当惯了袁家的太太,向来在贵妇圈里都是被人奉承的叶芷青无端被一个女人在气势上压一头,心里怎么可能觉得好受。

    “怎么?!”她的声音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

    一个沉稳冷静,就算是坐在轮椅上,身上无端散发出来的气场,干净漠然,让人不由地为之臣服。

    一个浮躁无礼,就算是站在高高的台上,顶着袁太太的头衔,跟台下的女人比起来,却更显得市井。

    “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是你们两家的事情呢?你的女儿要嫁给薄氏的执行长,薄氏的执行长真正要娶的却是沈家的大小姐。薄家,沈家,袁家,你是不识数,还是觉得,沈繁星没人撑腰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没人撑腰?

    叶芷青愣了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