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袁思纯挽着叶芷青的胳膊从旋转楼梯上款款走下来。

    一身白色的修身礼服,将她的身姿衬托的纤细柔美,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温柔端庄,配上那一身保守却也设计独特的礼服,更平添一种淡雅温和的柔美。

    她的脸上挂着不轻不重的得体笑容,腰背挺直,表情不卑不亢。

    毕竟在袁家以大小姐的身份长大,在外也经常参加名媛聚会,这点表面上的工夫,袁思纯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她就是袁家的大小姐啊?”

    “好漂亮。”

    “不愧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女儿,这仪态气质果然不一般。”

    “不管仪态容貌还是家世,都无可挑剔啊!配薄氏财团的少东家,简直是天作之合啊!绝配!”

    人们都围在楼梯下,看着袁思纯,毫不掩饰地赞美着。

    毕竟是薄家以后的当家主母,说些好听的,自然不会出错。

    而袁思纯要的,也正是此刻的氛围。

    看吧,所有人都觉得她跟薄哥是最理所当然在一起的。

    而她也足以担得起薄家未来主母的头衔。

    她并不是不可以站在薄哥的身边!

    实际上,她才是最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是吗?

    袁思纯挽着叶芷青步下最后一个台阶,众人便纷纷围了上去。

    “恭喜啊,袁大小姐。”

    袁思纯浅浅微笑着回应着他们。

    “谢谢。”

    “是啊,二位隐藏的够深的,居然到最后要订婚才发布消息。”

    “袁家和薄家要请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订婚暂时不大张旗鼓了,等到婚礼那天再说。”

    “也对!哎,那你怎么先出来了?准未婚夫呢?怎么还没有出现?”

    袁思纯挽着叶芷青的手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微微紧了紧,叶芷青轻轻拍了拍她,她才又扬了扬唇。

    “他前天临时有急事离开了,没有意外的话,一会儿就到了。”

    她声音轻轻地说着,搭配着她刚刚微妙地强行牵扯出来的笑容,都给人一种无奈又惹人怜爱的感觉。

    “这样啊。可毕竟是这么重要的日子……不过男人嘛,忙一些当然是正常的。”

    袁思纯点头,表现的极为善解人意,“嗯,毕竟是他一人掌管着薄氏,事情太多,忙一些也无可厚非。”

    “哎呀,执行长能娶到你这么善良体贴又漂亮聪慧的女人真是好福气。恭喜你们!”

    “谢谢。”

    袁思纯很享受这种被人围着夸赞她的滋味,如今更有未来薄太太的头衔在身上,更让她觉得格外的有优越感。

    沈繁星的休息室外的休息区,殷睿爵一行人都坐在沙发上,气氛沉闷。

    “老爷子呢,我要去找他谈谈?那老头儿到底在想什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来棒打鸳鸯这一套?!”

    殷睿爵呼哧呼哧喘着气,最后实在忍不住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

    那架势哪儿是谈谈,根本就是要干一架才解气的样子。

    迟夭夭连忙拽住了他的胳膊,防止他真的冲出去。

    “你拉着我做什么?!这老头儿,分明就是故意的,趁着薄哥不在这么欺负嫂子?”

    “别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