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我跟上去的脚步,刚迈出三五米,就听拐角处传来一声大叫,紧接着便是沈机,一副屁滚尿流的模样往我这边狂奔,仿佛背后有鬼在追。

    他跑到我跟前停下,气喘吁吁:“操,有、有老鼠,好多老鼠,突然、突然窜出来,有的跟、跟猫一样大,吓死人了。”一边说,一边往后看。

    黑暗中,我没听见任何异响,也没看见有老鼠追过来,但看沈机的模样,有驭兽师在这事儿,是铁定没错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真别想离开,驭兽师驱使一群老鼠过来,即便把我们三人,当着警察面活啃了,也没处说理去。

    我于是抓着沈机的肩,将人拎回屋内,搬了张凳子,三人面对面,呈一个三角形,凑到一处坐着。

    我率先开口:“事情已经这样了,商量商量,出个对策吧。赵老板,你找的这是什么合作对象,可真够厉害的,驭兽师都出来了。”

    赵羡云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双目放空,盯着天花板,没回我的话。

    沈机自言自语,满嘴跑火车:“完了完了,我们真要被啃了,也没人能给咱们沉冤昭雪,没准儿我们还会上头条热搜。”

    他不停的念叨,赵羡云估计听烦了,终于换了个姿势,坐直了身体,道:“我们谁都不知道蒙面人的来历,没法给那女人交待,为今之计,只有曲线救国。”

    我道:“怎么个曲线救国法?”

    赵羡云道:“想出一个,能将蒙面人引出来的办法。只要能把人引出来,后面的事情,自然轮不上我们去做。”

    我想到了老林和秦添,问道:“秦添当时追着蒙面人去了,他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赵羡云道:“追丢了,什么线索都没弄到,现在只能将一切,押在你身上了。”说最后一句话时,他抬头看向我,那目光,怎么说呢,就跟在看实验的小白鼠一样。

    我眼皮一跳,脱口而出:“关我什么事!”

    赵羡云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冷笑:“当初在窑村遗址,你将我坑的不轻,但你知道,我后来为什么不对付你吗?因为当时我受制于那个蒙面人,他跟我说过一句话。”

    很明显,这句话跟我有关。

    我心里疑窦丛生,问道:“他说什么?”

    赵羡云意味深长道:“他说:不准我害你。”

    我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确实,赵羡云被我从土里挖出来之后的一段时间,几乎接二连三的被我坑,而且还被我弄翻在地,可谓颜面扫尽。

    再次遇到他时,原以为我俩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谁知赵羡云当时的态度,却起了古怪的变化,将之前的仇恨,尽数给压下去了。

    原来,这其中,竟然有那蒙面人的原因?

    不等我发问,赵羡云接着道:“当时我着了他们的道,以为自己中了蛊,不得已受制于那二人,多番避让。”

    我道:“后来你发现,其实根本没有中蛊,而是中了他们计?”

    他点了点头,冷冷的看着我:“他一定认识你,你要想活命,就好好回忆回忆,他的真实身份,会是谁?”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