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家后,我没敢联系任何人,鉴于赵羡云和Lavinia,都轻而易举的将我个人信息查了个底朝天,这让我意识到,在一些有钱有势的人手里,很多人是没有隐私的,天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眼睛在监视着我。

    我开始假设,自己如果是在一个透明的环境中,那么,要想达到自己的目地,比如卧底渡云阁,需要作出哪些改变。

    追求。

    我脑子里首先冒出的是这两个字,一个人的言谈、行事、发展,往往和他内心的追求是无法脱离的,造成一个成年人性情大变的,往往是某些事件,打碎了他原本的追求。

    如果我依旧是那个只追求工艺的卫无馋,那么我接下来的一切行为,很容易让我整个人显得突兀,受人怀疑。

    所以,我的‘追求需要改变’,我自身,因为追求的变化,需要跟着做出改变。

    那么,我的‘新追求’应该是什么?我拿出一张纸,思索良久,在纸上沿着顺序,写下了几个关键词:卑微、失衡、清贫、繁华、利益。

    梳理出这一条顺畅的改变线后,我将上面的字给涂花,揉碎,扔进了垃圾桶。

    此时此刻,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卧底的缉毒警察,他们得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把自己,从一个献身、正直的警察,‘改变’为一个狠毒、逐利甚至淫、乱的毒贩。

    一个人,可以短时间的伪装自己,但在贩毒团伙,伪装卧底三五年,把自己从白变为黑,而且是颠覆性的改变,我觉得自己是做不到的。

    这次的角色伪装,我能撑一年都不错了。

    从这一刻起,我,卫无馋,是一个不甘清贫,逐渐邪念升腾,开始借助渡云阁造假牟利的古董贩子;我从埋头做手艺,到看见了纸醉金迷,热闹繁华,看见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成为了一个心理开始失衡的年轻人;我从对某些人的不屑一顾,清高自傲,到开始有求于人,逢迎拍马。

    我的追求,从匠人,变为了一个开始不断放弃底线的谋利者。

    新卫无馋诞生后的第三天,赵羡云带着我和沈机,到了举办拍卖的三宝行。

    三宝行的所在,是一栋典型的老南京建筑。

    门上挂着扁,题着字,房子大,门脸小,进了较窄的大门,里面有服务员守着,似乎是个熟脸,见了赵羡云便热络的上前,称呼了一声‘赵爷’。

    赵羡云点头,一边跟服务员说话,目光一边往里面扫:“每年上下两场拍卖会,今年的上半场拖到这个时候,我还以为你们三宝行不干了。”

    我顺着看去,目光所及处,已经来了不少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男女都有,大部分年纪在三四十岁左右,也有年龄大一些的老人,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到是很少见。

    这厢的服务员回道:“往年上半场都是六月初,今年拖到这八月底,也是没办法。您知道行情,现在上头整顿的厉害,咱们下面这些人,可不都得多观望观望……您里边儿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