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留步。”我们刚一到隔间前,俩保镖便往中间一站,伸出手将我们拦住,同时出声,示意我们不能再往里进。

    赵羡云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我心里其实还挺乐的。

    这姓赵的,自打认识以来,就一直作威作福,一副无法无天的模样,此刻看他如此吃瘪,卖了人情,却被人当众打脸,实在是快活。

    当然,作为一个‘弃明投暗’的手下人,我不能将这种高兴的情绪表露出来,反而得做出‘主子受辱就是我受辱’的神情。

    这神情是从沈机那儿拷贝过来的,作为一个背地里问候赵羡云祖宗十八代,明面上却忠心耿耿的手下,他沈机才是真影帝。

    赵羡云不理这俩保镖,目光越过二人中间,与里面的老洛相对。

    洛息渊的目光冰冷又带着一股傲气,与我平日里见到的老洛,几乎完全是两个人。

    赵羡云开口道:“洛先生,这件儿东西,可不值这么多。”

    洛息渊淡淡道:“值。”

    赵羡云嘴角一抽:“哪里值?”

    洛息渊道:“吞光,很有意思。”

    赵羡云一噎,有些憋屈,片刻才道:“洛先生,再怎么有意思,它也只是一件儿清民窑的东西。”

    洛息渊不回话,目光打量着我们三人,片刻后,不冷不热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赵老板怎么舍得,如此大动干戈,莫非这东西,有什么别的奥秘?”

    赵羡云显然有所准备,回道:“千金难买心头好,洛先生,上一局我卖您一个面子,割爱了,这一局,还请你也卖我一个面子。”

    洛息渊闻言推了下眼镜,似乎在思考什么,看了眼展台,又看了看赵羡云,片刻后,点头:“有来有往,既如此,请吧。”

    赵羡云松了口气,抱拳道谢,便带着我们往回走。其余凑上来看热闹的人,没看到预想中的针锋相对,都大失所望,反倒是两大势力,角逐一件儿不起眼的物件,让他们对闻香通冥壶,升起了极大的好奇心,纷纷交头接耳,讨论它可能隐藏着的潜在价值。

    赵羡云回到座位上,抬手加了一万,加完还颇为紧张的往七号位看,好在这次七号洛息渊同志没有再捣乱,闻香通冥壶以一千七百零一万的价格成交。

    沈机看的肉痛,道:“原本八十万的东西,眼看就要到手,硬是被洛家那孙子推到快两千万,咱们真是亏大发了!”

    他哪壶不开提哪壶,被赵羡云泄愤的踹了一脚,骂道:“闭嘴。”

    拍卖结束,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我们到了后场,交易收货。

    这地儿是一会所,娱乐设施齐备,因此之前提前退场的众人,很多还在这边玩儿,或者说凑在一起交际应酬。

    我们不凑那个热闹,迅速到了后台验货。

    闻香通冥壶被装回了木匣子里,匣子还是当初窑村遗址那一个。时隔快一个月,再次见到这东西,我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记忆一下子被拉回了那段相当不愉快的经历中。

    木匣子打开的瞬间,一股熟悉的,淡淡的异香便飘了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