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二人虽是面无表情,可说话的声音却在耳边回荡。

    我是真被吓了一跳,俩孩子年纪轻轻,穿着淡黄色的衣服,而从裤腿开始已经渐渐成了红色,玛德,今天看来是撞到硬点子上了,小鬼没引来竟然引来了怨童。

    人死之后穿红衣化厉鬼是骗人的,如果含着冤屈去世,那人的魂魄是灰色,然后变白、黄、红、青。

    别看青衣派不捉鬼,但也懂这方面的事儿,一般来讲,穿上黄衣就已经不是寻常法师能解决的。

    要是青衣厉鬼,可是历史上也没几个,不过,红衣厉鬼的事情倒是有过真实的发生,爷爷的红门册上写过,那是在土改的时候黑龙江靠近边境地区发生的事情。

    老百姓分地主,把当地一户远近闻名的张大善人的家给抄了,村里一些个二流子,调戏他们家的女眷,老头气急之下啃了一个人的耳朵,他们就把张大善人给点了天灯。

    又将全家关在牛棚里,当时也不给饭菜,就那么活活饿着。

    全家人受到屈辱,用血在墙壁上写出生平所有的善事,以及遭受过屈辱,发下毒誓诅咒之后便全家集体上吊自杀。

    村长为了掩盖真相,派人纵火,烧了牛棚,对外宣称是他们在牛棚里烤地瓜不小心点燃了房子。

    就在死者的头七开始,村里接连发生怪事,先是村长在家炕头上打着麻将,打着打着眼珠子就直了。

    随后开始数落起自己所做的缺德事儿,什么欠了张大善人家多少多少的钱,又怎么怎么掩盖真相,等骂的差不多就说自己饿了,想要吃饼。

    家里人吓坏了,立刻去准备大饼。

    结果,村长把一饼到九饼的麻将牌全吃进了肚子里。

    当时在土改的时候还没到破四旧,当地老百姓就去请堂口帮忙。

    可堂口来了以后查了查缘由,得知张大善人的遭遇,立刻决定罢手不管。

    村里人每天都能看见张家死去的家属在街上溜达,七天一共死了十三个人,后来请的密宗喇嘛派出九大高僧超度,最终以一死三残的代价解决张家满门厉鬼。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厉害?据说是因为土地爷实在看不下去了,暗中帮了一把,让怨气不散,使张家满门用了七日就成为红衣厉鬼。

    而面前的两位小孩儿也不是什么邪煞,同样是正儿八经的厉鬼。

    刚刚能被我镇住,想必也应该与年纪小有关。

    我一本正经的说:“不用紧张,本师念尔等孤苦,特设白米已供食用。”

    玛德,第一次面对黄衣厉鬼,现在紧张是我,心里祈祷,但愿惠嗔能在关键时刻回来吧。

    “我们好饿,好饿。”

    幽幽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接着,我示意他们继续。

    眼睁睁看着他们站在床头,端着米饭大口大口吞,我心里揣摩着该怎么去交流,可谁知道他们吃的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就吃完了。

    男童女童缓缓的转过身,又说:“好饿,好饿啊。”

    “暂时没有了,商量点事儿,办成了以后,我管你们吃饱怎么样?”

    当我还傻乎乎的等着回答呢,突然间,男童女童消失了,我就觉得肩膀特别沉,脖颈里冒着凉风,身边声音回荡:“叔叔,你的血好香啊...。”

    雾草了!这俩王八蛋竟然吸我精血!

    气急之下,我按照胡四娘交给我的法咒,咬破食指点在眉心:“莹莹灯火,照亮吾心,清风帝君,卫我光明,急急如律令!”

    手指顺势一甩,点在灭掉的蜡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