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继续留下来享受吗?”他问我。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离开会所后,我回到家,翻出祖传那本《开物集录》,找到里面零零碎碎,关于藏香的一些内容。

    干我们这一行很少用到藏香,但凡用到了,也都是用于邪门歪道上,那闻香通冥壶很古怪,看器型是宋朝的制式,但上釉施彩的工艺,又明显是清中期的风格,像是一件‘清仿宋’的东西,但其中的吞光技术,却让我至今摸不着头脑。

    一个普通的窑村,那里的村民,为何要小心翼翼的,收藏这样一件器物?甚至编造出什么生死湖,阴阳通道的说法。

    根据书上零零星星,关于藏香的记载来看,众人之所以会看见阴阳通道、牛鬼蛇神一类的东西,显示是在藏香的影响下,再加上各种传说及线刻图案的暗示,才使得所有人,都离奇的看到了同样的景象,而这一切,全都是来源于人为。

    窑村的村民,为何要费力的做这些?显然不是为了闻香通冥壶本身,若真是为了它本身,也舍不得在上面施展藏香术,而且一个清朝中期的器物,又不是官窑,价值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不会太高,完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闻香通冥壶本身不重要,但它身后,可能隐藏着某种秘密。

    外国买家,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这样东西,说不定,就是知道它背后真正的意义。

    那么接下来,他们还会不会有其他行动?

    若他们发现东西是假的,找赵羡云算账,没准儿还能有场好戏看。

    一转眼,到了我和老洛约场的日子,他给了个地址,是靠近朝天宫附近一家茶楼,叫‘宝珠堂’,听名字,不知道还以为是卖什么珠宝首饰的。

    我中午按照约定的时间进去,茶楼外面看,装修有些老了,刚到门口,女服务员特别热情的上来,把我给引进去,我走进一案,发现这店的生意也真够冷清的,正是饭点儿,却一个人都没有,一列列八仙桌空空荡荡的,正中间到是有个挺大的舞台,只舞台上打了些灯。

    舞台下面最近的一张八仙桌上,老洛不知何时到的,一台笔记本摆在桌面上,专心致志,手下噼里啪啦打着,我走过去一坐,道:“忙着呢?你要忙,可以提前跟我说,咱们改天约也成啊。”

    洛息渊抬起头,将笔记本电脑放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我瞟眼一看,发现好像是绘图软件?这小子不是做瓷器生意的吗,怎么还自己绘上图了?

    疑惑间,他道:“平时会忙一些,今天还好。”说完,招呼服务员上菜。

    “这家宝珠楼,看着不起眼,其实已经有六十多年的历史,做北方菜的。这家店的老板,早年从天津移居到金陵,开了这么一家店,店里的鲁菜做的非常地道。”

    说话间,开席摆宴,正儿八经的一桌鲁菜,还真是看的人眼馋,饭间我俩没怎么说话,到是饭后没多久,那舞台上居然开始布置开了。

    我一瞧那布置,一喜:“哟,这是要开戏?”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