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事情,比你的午饭有意思的多。”

    “恐怕我老板不会同意。”

    Lavinia直接往里走,边走边道;“相信他不会介意的,一起来吧。”

    我求之不得,正想知道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呢,Lavinia这么一说,我便顺势跟了上去。

    门帘放下后,隔着屏风的内堂后面,便只剩下我们四人。

    赵羡云和Lavinia坐着,我和楚玉在两侧站着。

    这姓赵的觉悟太低,让我站着也就算了,让楚玉一个刚忙活回来的姑娘也站着,这算怎么回事?关爱妇女同胞的先进思想,真是一点儿没学到。

    Lavinia不是个卖关子的人,当然,这也许和她的国籍有关,让一外国人,用中文卖关子、打太极,未免太难为她了,因此落座后,她直接切入正题。

    “闻香通冥壶,是阴阳双壶,壶内,用你们中国苗人的秘术,记载了一样宝物的位置。我们想跟你们合作,破解里面的内容,找到宝物。”

    她可真够直接的,和我之前判断的一样,闻香通冥壶本身没什么价值,真正的价值隐藏在吞光之下。

    之前老洛说过,黑苗会用一种秘制的‘墨水’,书写蛊经,而这个蛊经,究竟记录了什么,却不得而知。

    听Lavinia的意思,她们虽然得到了双壶,却并没有破解其间隐藏的信息?

    比起破解信息,赵羡云显然对Lavinia所说的宝物更感兴趣,他一挑眉,道:“宝物?什么宝物?”

    Lavinia道:“你有没有听过‘长生蛊’?”

    赵羡云似乎在思索,大约是没想到什么,于是他分别看了眼我和楚玉,询问我们的意思,我和楚玉纷纷摇头。

    于是他道:“我听过肿蛊、疳蛊、金蚕蛊;阴蛇蛊、石头蛊、篾片蛊;情蛊、泥鳅蛊、空葫芦蛊,怎么就没有听说过这个‘长生蛊’?”

    我在旁边听着,也觉得有意思,但听那些蛊毒的名字,比如肿蛊、疳蛊之类的,一听就是有害的东西,而长生蛊这个名字就格外不同,似乎和害人不沾边,听起来让人颇为好奇。

    别的蛊要么害人健康,要么蛊惑人心,这长生二字,莫非还能让人延年益寿不成?

    “长生蛊,是不世出的东西,相传,养长生蛊的代价极大,非黑苗中大能者不知。长生蛊的蛊卵喂熟后,成虫要三百年才出世。出世的长生蛊,会爬入离它最近的血肉之中,让人,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

    赵羡云闻言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