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嘶……”二号说着话,似乎这才发现李五六手中的纸笔,侧头我站在旁边的我,他们这是干什么。我将传讯的事儿,跟他一说,二号明白过来了,长长的哦了一声,看了看老洛,说:“我们东家,就是脾气太好了,还这么耐心的等着,我就不一样,我这人没耐心……”一边说着,他一伸手,突然扣住了李五六的腿。

    这动作绝了,要知道,被那小虫子爬过后,那角质层薄的跟什么似的,哪禁的住这劲道,只一按,被捏着的人,就跟活活被扒皮一样。

    我自己小腿上也受了同样的伤,自然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顿时感同身受,只觉得浑身肌肉一紧。

    李五六就不用说了,瞬间大汗淋漓,不过这哥们儿输人不输阵,硬咬着牙,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也不吭声。

    二号见此,吹了声口哨,一只手竟然顺着腿‘搓’了起来,嘴里说道:“兄弟身手练得不错,这肌肉够结实啊。”这下李五六忍不住了,惨叫了一声,让二号住手,他说他写。

    说真的,二号这么往人腿上‘搓’,和扒皮没差。

    李五六一边大汗淋漓,抖着手写,纱布上,一边就有淡淡的血水渗了出来。二号笑嘻嘻的转头,由于他是蹲地上的,因此一转头了,恰好看见我的腿了,他诧异道:“咦,卫兄弟,你腿也受伤了?”

    “…………”

    “别怕呀,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又不对你下手。咱俩是过命的交情,之前在窑村,咱们多相亲相爱啊。我早就说过,做事儿对我胃口,我一看了你就喜欢……哎呀,当初我数次劝过你,让你跟我们老板干。”他指了指洛息渊,一摊手:“结果你不乐意,非跟着赵羡云那没出息的,现在知道谁才是‘爸爸’了吧!”

    不等我开口,他接着道:“但是没有关系,你现在弃暗投明还来的及,你跟着我们,包管你走上人生巅峰,还有……”他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

    说完,还示意我给个反馈。

    想了想,我半晌只能憋出一句话来:“你干活的时候,老洛总让你戴着面罩,话都不能多说,委屈你了。”

    这话痨,在老洛的沉默统治下,活到现在也不容易。

    二号闻言猛点头,眼中仿佛有泪光,感慨道:“你最懂我。”

    “…………”

    在二号憋了许久,滔滔不绝的唠叨完毕时,老洛已经蹲下身,查看李五六写的东西了。

    上面的字儿很有意思,写的是:泉眼有鱼,汇合在青石,北方金石有望,盼得。

    十七个字,组合在一起,毫无意义。

    这是Lavinia一行人沟通用的暗语,对照的自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这套暗语,队伍里只有核心人员,也就是Lavinia和李五六知道。老洛要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传达出去,又不被Lavinia两人坑,让他们分开,各自写,算是个比较保险的做法。

    如此,同样的信息,若二人写出来的内容不一样,便可算作有诈。

    这头李五六写完了,Lavinia却迟迟不肯动笔。

    老洛收了李五六的东西,看着Lavinia垂手不语。

    被叫做大垚的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