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来帮忙?你是来拖后腿的吧。”二号表示怀疑,黑暗中,我辨别着声音到了跟前,跟二号摸黑握了下手确认。

    “我实说吧,你们家先生,生着我气呢,不搭理我,我是自个儿偷偷跟上来的。我之前走了歪路,现在想弃暗投明,不得先戴罪立功吗?”一会儿出了吞光洞,他迟早会看到老洛发的消息,与其如此,不如我先主动放烟雾弹。

    二号闻言,半信半疑:“你还用戴罪立功?先生一直都很信任你,只要你表态,和渡云阁那边断了关系,先生肯定什么都不追究。说来也怪,卫无馋,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我跟着先生那么久,他一向公事公办的,怎么到你这儿,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哎,你教教我,回头我好让先生给我涨工资啊!”

    黑暗中,一边往前走,我一边抓住了主要问题:“工资?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二号碰了碰我的手,比了个数,我大惊:“这么多?错了错了错了,我早该跟你们先生干。”

    二号急了:“你到是告诉我,你用的什么方法,好兄弟,共同致富。”

    我想了想,道:“你没发现,我最近,总是和他不对盘吗?前段时间,我们还打了一架,综合上述,你们家先生,就是欠打欠骂。你回头试试,别那么恭敬,别惯他毛病,一准儿给你加工资。”

    黑暗中,二号沉默片刻,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卫无馋我艹你大爷!”

    大垚估计听不下去了,冷冷开口:“别说话,快到了。”

    我们同时闭嘴,开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进来时,我们走的右手边,这会儿却拐了个弯往左。来时的路比较宽敞,摸不到四周的壁垒,但这会儿走的这条路,却越来越窄。

    渐渐地,便能摸到旁边的墙了。

    只摸了一把,我将就手收了回来。

    这会儿,我手上还习惯性戴着手套呢,但即便有手套隔着,一手摸过去,摸到的却不是什么土石砖墙,而是满手烂乱粘腻的触感。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有蠕动感。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几乎可以想象,周围可能爬满了无数的虫子,充斥着无数腐烂物和排泄物。

    再想想二号和大垚,连手套都没戴,就这么找路,心理素质够强的,这么一想,老洛给的工资确实低了,洛扒皮啊这是。

    正闹心着,黑暗中,突然亮起两道光束。

    光是从二号和大垚的腰间射出的,他两人腰间都插着手电筒。

    手电筒之前应该一直都是打开的,只是因为在吞光洞里,所以我们看不见光。

    很显然,这会儿我们走出了吞光洞的区域,便顺理成章的看见手电光了。

    也就是手电光出现的瞬间,周围的环境,便猛地扎入眼球,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个个鼓鼓的黄色肉球,密密麻麻排列在视线所触及的区域。

    头顶、左侧、右侧、前方……地面上到没有太多,只是一片暗绿发黑的腐烂物,里面间或有些零散的肉球物,隐约能看到肉球下方,有些微凸起的,如同腹足一样的东西。

    这下我明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